您的位置:首页 > 要闻 >

菜园少年 告别老树

2015-10-12 11:11:46 来源:

评论

林国卿(台北)·虚室小笔

菜园少年

一位新认识的朋友在阳明山上有一块近千坪的农地,我一直想去看看,最近终于成行。

不少台北人常上阳明山,夏天避暑,冬天泡温泉,清晨走山间步道,夜晚看市区灯火。这位朋友用桧木在农地上盖了一木屋一凉亭,假日带孩子上山过另一种生活。

农地围墙是一排桂花树,花香扑鼻,进门即见凉亭,亭里一长桌,桌面是大理石,桌脚与椅子都是树段。亭前竹架挂满百香果,旁边是丝瓜棚,地面种着地瓜叶、芹菜、高丽菜。凉亭另一侧是大片草坪,种植各种果树以及西瓜、南瓜、草莓,仿佛是一座百果园,果园边缘围篱里养着近百只土鸡。

亭子里山风清凉,一坐便懒得起身,主人在木屋里煮水泡茶,也不催我们进去。屋里已经来了几位客人,多数是山里的农户,我进屋招呼喝了几杯普洱茶,汗已浃背,乃又走到屋外,坐亭子里吹风看山,突然一位少年手拿一粒百香果到我面前,双掌用力压成两半,定要我尝尝,我一接过手,他又塞一颗火龙果给我,也不管我是谁,一溜烟走去菜园里了,我以为是农家孩子,一问才知道是主人就读初二的儿子。

菜园旁有一座水池,我暗暗自语“水里养着什么鱼啊”,那少年即在远处放声回话“台湾鲷”,我抬头见他蹲在一畦珠葱前,夜色渐浓,暗想着下山后的他,是否依然轻快,如在菜园里?

告别老树

台风一夜狂袭,清晨发现一棵大榕树横倒在公园里,是一棵高约20公尺、可两人环抱的老树,旁边一株长得极相似的榕树却仍挺直站着,我路过时偶尔会抬头看一眼这一对孪生榕树。

粗壮的榕树倒在眼前,引来不少人围观,我走近看那树根掀起一大片泥土,树根像是被扯断的烂绳,内心想着赶紧将它扶起,也许可救回一命。

过午后,公园传来噪音,应该是来救树了,但我下楼看到的居然是在锯树,树梢枝枒已被锯光,只剩光秃秃的树干躺在地上。老师傅手中的电锯又发动了,将那树干一节一节锯成小段,树干切面渗出了白色乳汁,感觉是老树的泪痕或汗渍。趁着老师傅停工时,我走近问他,救不活了吗?他冷静地说,褐根病,不能救了,如不铲除,旁边的树根会来吸吮病菌,死得更多。

这位老师傅年纪超过七十,他忍受电锯声音,一刻不停地工作,锯到剩下最后一节根部时,树根黏着的那片大泥块突然翻贴地面,只剩五公尺高的树干好像挣扎最后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。一旁的助手说,这样栽回去,也许可以活,老师傅却不回话,提起电锯离开。

原以为就这样结束了,但晚上经过公园时,那最后站起的短小树干却不见踪影,地上只留着一个大洞,里面满满的碎烂树根,飘出新鲜香菇味道,旁边那株孪生榕树在夜色中显得更孤单了。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每日推荐

图片新闻

涪陵视觉

北京pk10计划官网